云昴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云昴 【生活·娱乐】随笔

记录点生活吧。

好久没来,威海的海边了,上次,似乎是大中午,那时候还没换宿舍,似乎还捡了一个去世的海星,换宿舍,就像很多东西和过去一样遗失了。

来的时候,海边似乎还有余晖,至少能看清海天的边界,人也挺少。不知什么品种的狗跑过来望了我几眼,我知道它不是哈士奇,他就看了几眼就走了,似乎没有什么回头的意思,毕竟我们不熟,挺庆幸他没有乱叫。其实,面9朝大海,春也不暖,花也不开,只是有个老人拉着欢快的二胡,我以为二胡都是悲伤的,没想到她也会笑,老人歇息一会儿,又缓缓拉了起来,很好听,虽然我听不懂,但我确乎因为这音乐又多停留了大半光景,因为二胡都挺开心,我也想。正前面,是一家子,孩子还很小,他们坐在沙滩上,我想挺幸福的吧,是不是只有我不想弄脏了刚洗完的脚,而没有像孩子一样光着脚丫,或许是沙滩,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多的吸引,但,是么?不远处,孩子们互相泼着沙子,小女孩哭着向妈妈告状,但很快又开心地玩了起来,孩子嘛,就该这样。不过,一件事,着实让我惊讶,一位女士和推销的竟欢快的聊了起来,从孩子到生活,威海,挺不一样的。

前面的一家三口走了,孩子哭的很厉害,以为哭了就可以继续呆在海边,可,海很好,回家也挺好。右边,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位大爷抽烟,我挺讨厌烟味,但我却没动,因为懒。孩子都很可爱,追逐着灯光的影子,而我知道追不上,他们不会在意结果,因为追的过程很自由。我终于还是被烟味赶了出来,继续往前走着,四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少年,虽然玩着手机,但依旧聊的很欢脱,突然想起6月1日晚,我也聊得很欢脱,只是喝着酒,有人说一醉解千愁,可我不会醉。突然,看见有一群人跑了过来,应该是在训练,又想起去年刚开学,我似乎也是天天起早训练的吧,只是,我后来,因为很多原因放弃了吧,但也只有放弃,我不知道所谓的得失是什么。假装身边有一条哈士奇,我知道,它很傻,但我终究还是得到了它,路上,椅子上,老人们用沙哑的声音唱着80年代的歌,我听着,很好听,我知道我的二哈也听的很认真,它很傻,眼神里努力想了解主人的心思,可何必呢,我其实只是想要你开心,哪怕从海边叼来奇奇怪怪的家伙。

我想我会好好地,海风是家乡的味道,不知为啥就想到了海子,也许是因为大海的孩子。诗人很是浪漫,但文艺青年都好脆弱,幸好我不是,只是喜欢海子的文字。我知道明天太阳还会从海平面升起,有个老人和我一样一个人(不,我还有一只二哈),他也在等明天的太阳吧。海边,觉得时间,似乎变慢了,也许对熟悉的人发泄了太多,对不熟的又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在乎我的依旧不在乎,在乎过的也会慢慢走远,就像虽然每天潮涨潮落,可都不是同一滴海水,谁又会知道今天滴下的那滴眼泪是不是几个月前的海水。今天没有酒,反正醉不了,但今天有只可爱的哈士奇,虽然我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它,挺傻。我小眯了一会,它叼来了我换宿舍丢失的五彩海星,偷偷地放在我腿上,它以为我睡着了,悄无声息。可,我只是眯着眼,我都看着,它好傻。我猛地睁开眼,腿上什么都没有,二哈呢?

云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