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昴(Mao Yun)

【关于大学生志愿服务中心解散的内部说明】

| |

致十年大学生志愿服务中心所有家人:

我们第十届全体成员在团委改革压力下,无奈做出如此决定,首先表示十分抱歉。先将全部一年多来的过程阐述如下:

在2019年,第九届大学生志愿服务中心工作期间,团委书记换为胡书记(本部新调来),副书记换为刘书记(研究生兼职),原本对接的书记/副书记均因为各种原因不再于团委工作。

2019年底,校团委决定对全校学生组织和社团进行大改革,2020年8月执行,简单来说就是学校仅存在学生会、研究生会和学生社团。其中学生社团包括校级社团和二级社团。

现将团委对志服的改革说明如下:团委将建立青年志愿者协会(下简称“青协”)作为校级社团,下设各类二级社团,其中二级社团负责人必须为中共党员,共同构成青协联席主席,并选举产生执行主席。青协办公室纳新,团委至今未给出一致说辞,其中有:从二级社团推荐制度,从院系推荐制度,从大二纳新制度等说辞。

要求志服改革,与现状的主要区别就是把志服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各个部门的职能部分上移到青协办公室(但仅保留录入时长功能,并直属团委管辖,类似于团委助理),每个部门剩余的活动部分下移成为二级社团,之后再进行人数的精简。并且图中原志服部分将取新的名字,下简称“社团A”。顺从团委改革,这样促进志服家文化的送大四晚会、内部培训会、大例会等内部有联谊的活动将变为社团A的小型活动,金银铜志愿者、星级优秀志愿者评比等活动将不再由志服负责,还有一直是我们负责的清明扫墓、迎新志愿者、铁人三项志愿活动等大型活动的承办权将剥夺,志服外联部所有对外联系的组织将全部由团委联系。对于社团A来说,仅可能存在培训部的书香致远、密集书库(这个近年来因为新图书馆成立有可能取消),项目部的清洁校园和后勤体验。

在此,需要插叙一段社团联合会的改革,社团联合会在今年进行改革,团委要求分为社团管理部和社团巡礼两部分,原社团联合会负责人也不太愿意。目前改革后的结局是:社团管理部几近被架空,全由团委负责,各类大型活动(比如迎新晚会)举办权交由校会承办。所以被提升为青协办公室的那一部分也不会由太多自主权利,纯粹为完成团委任务的工具。

现在简单阐述一下目前志服的发展情况。①对于2019年-2020年,志服拥有的新媒体传播途径有:新建立的大学生志愿服务交流群(人数约600人,保证反馈问题第一时间解决)、志愿者Family群4个(用于活动通知,禁言)、志服QQ、志服公众号、B站(因为疫情原因,暂未大力宣传,已有视频)、吐槽墙(用于收集活动问题)、志服新官网(志服独立开发)、问卷星(每次活动的志愿者反馈)等。通过这些渠道,已经完整的将活动宣传、开展等各个方面涉及的问题得以解决。②2019年加大对志愿服务活动规范的处理,该年没有任何一个不符合志愿者精神的活动被记录时长(比如组织份内的站板活动、帮辅导员检查卫生、含有高额报酬的活动等等)。③该年还同各公益社团、各院系志服预拟定了关于班级举办志愿服务活动的方案,并计划2020年实施。④该年一米阳光实践队参与诺维信教育计划,并获得千元奖金,同年联系了新的支教地点,决定进一步扩大和优化实践队。⑤各类大型活动,如清明扫墓、迎新、铁三,均得到举办方或被服务方的高度赞扬,大型活动举办已然成熟。⑥组织内部,逐渐社团化,没有明显的上下级关系,在各类活动中氛围更加融洽,本担心工作效率问题,但实施下来很多大型活动干事更加愿意报名参与。第十届,我们已经期待新的开始,新的十年!

我们深知,志服蓬勃发展,离不开十年来每一届志服人的努力,我们由衷的感谢前辈们的付出!但是,团委改革让这一切猝不及防。接下去将每次和团委详细沟通内容阐述如下:

2019年,团委胡书记联系了第九届主任,谈论改革一事(内容就是上面青协),第九届主任详细说明了问题所在和不可行之处,团委并未有进一步说辞,此事暂时搁置。现回想应当是先去解决社团联合会了。

2020年7月8日,团委刘副书记直接下达给第十届主任改革通知。因为正值考试期间,志服四位主任在7月10日和刘副书记进行很艰难地沟通后,并表明问题所在,刘副书记同意志服的改革方案(以下简称“志服改革方案A”),其方案为:志服同意更名为“青年志愿者协会”并降级为校级社团,最后管理模式基本和现在志服一致,为迎合校团委改革做了适当调整,并同时管理原隶属于社团联合会的各类公益社团,所有社团的负责人同志服主任一起构成青协理事会。

7月11日晚,刘副书记通知周日(12日)开成立大会,但不了了之,12日没有任何通知(可能因为社团负责人有考试)。之后团委一直没有联系。

7月21日,刘副书记突然联系第十届主任,本想开会,但因为那段时间正处于考试周,就简单进行了沟通,其结果如下:胡书记不同意志服改革方案A,要求重新交流。之后团委一直没有交流。

8月4日,刘副书记又突然联系第十届主任,并表示团委胡书记已经修改了学生手册,只存在学生会、研究生会和社团,并表示只是觉得志服这么多年有点可惜,但团委重新做青协不要志服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想要志服主任自己想清楚。

8月5日,志服第九届主任、第十届四位主任和团委刘副书记在腾讯会议进行了交流。当日,志服和团委第二次进行深度交流,但交流有点失败,团委并没有正面回答志服提出的问题,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其部分有价值的内容和争议如下(均有录音为证据):

  1. 如果志服不进行改革,那么团委将资源全部给青协,志服逐步放弃(这个又一个逻辑问题:志服如果同意改革,也相当于放弃原本的志服,只不过是有原志服的部分人帮助团委省力做事罢了。这个帮助团委的人不管是谁,对于志服来说结果都是一致的);

  2. 团委说改革因为社团太多不好管理,所以改革,志服指出那些公益社团配合都很好,并且主要是院系总是出岔子,但团委并没有说什么(这里又有一个逻辑问题:团委响应共青团改革,要求减少社团,加强直接管理,可是团委的方案并没有减少社团,之后志服为了解决团委所说的社团不好管理问题,提出了志服改革方案B,在附件中详细有介绍);

  3. 团委说既然志服属于团学组织,那么为什么团委要求改革却不改革,志服同样指出了逻辑问题所在:志服同意改革,只是觉得团委改革方案中存在问题,想要商讨,并且志服完全同意降级为校级社团。团委意思明显有种“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味道。

  4. 并且刘副书记说校本部青协就是胡书记建立起来的,所以肯定没有问题。之后,志服和校本部青协主席交流,此为无稽之谈。先不管是否由胡书记建立(年份对不上),就算是,校本部也完成了青协改革(同志服改革方案B),和胡书记没有任何关系。

  5. 我们提出为何团委不听一下基层人员的想法,从头到尾没有对我们的想法进行回应。刘副书记仅回答:你们的方案中志服在社团上面,社团会不舒服。这里又有一个逻辑问题:首先本来志服和社联就是校级组织,公益类社团受社联直接管理,涉及志愿服务需要志服审核,本来就不是平级关系,校团委的方案只不过强行把志服降级而已,何谈我们的方案会让社团不舒服。并且,不直接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

  6. 团委说他们的方案是联邦制,类似于美国州联邦制度,这时我们志服提出,难道是美国那种制度有优越性么?团委并没有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只是一再强调自己是联邦制度。并且说,只有涉及重大事件时主席团开会,并且主席团轮流值班办公室。

  7. 团委一再强调,团委只要志服的记录时长的功能,其他都不要,没有这么困难,但其实改革后真正的情况已经在前文中叙述,并且我们所说的改革后的志服缺失的那些东西得到了团委的确认,团委表示那些确实都由团委来做。这里团委再一次体现了思考的不严谨和前后说话的不一致。

  8. 我们再一次确认那些社团依旧保持原来的规格,那么这个改革原来依据的“高校社团精简化”再一次变成了无稽之谈,改革的立根之本就和改革的措施相矛盾,这是团委又一次出现的逻辑问题。

  9. 我们提出那如果我们拆分后,社团A这一部分由谁来支持我们,因为原本织梦公益等社团都有指导老师,团委提出会给安排,但肯定没有以前这么多支持。那么问题又来了,本身以前的支持也并不多,成立新的社团A后本应该大力发展时期又减少支持,我们提出那如何和老的那些社团竞争,团委指出根据项目化答辩,那问题又来了,本来就没有支持,答辩怎么可能比别的老的社团相竞争(比如:原来某社团几年的天鹅湖志愿服务,社团A光靠答辩,没有实际经验就可以拿回这些项目么?),所以团委的很多承诺相当于空头支票并没有实际的帮助。

  10. 我们提出大型活动带队问题,团委只说:你的问题很好,但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

  11. 我们提出宣传制品问题,团委显示说主席团随便做一做很简单的,我们指出并不是,除非你直接下载模板并且不考虑打印的色彩等问题,团委思考了一下,说那也很简单,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比如广告公司。

  12. 我们向团委详细介绍了我们如何运作大型活动的带队,比如各部门部长选出来作为负责人,所有干事都可以报名作为带队人,团委表示这个模式真的非常精彩,但又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说作为哈工大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无法胜任带队,无论是谁都可以和外界沟通并且做得很好。并且说,团委会培训和指导,只要培训了怎么可能没有效果。

  13. 团委说,你们之前会遇到的问题,都是因为团委没有好好的管理你们,团委的支持不够,十分抱歉,虽然你们都有了成熟的解决方案,但是改革后,团委会全力付出,你说的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肯定都会解决的。然后为我们画了无数大饼。这里又出现了逻辑问题,说团委以前不负责任,现在又说以后一定会负责任,这就好比一个人每天不想学习,有一天突然和你说他想学习了,并且天天学习10个小时一样,难以让人信服。外加改革从来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团委之前竟然要求志服一周内立刻改革完毕,这简直就是和他说的团委会给予支持,帮助社团的话产生鲜明的对比。

8月6日志服给出了志服改革方案B,详见文档“志服的折中方案.pdf”和“志服折中方案的补充说明.docx”,并交流刘副书记查看。其中讨论的结果如下(保留聊天记录为证据):

  1. 刘副书记说,这个方案B中,社团本来就是独立的存在,现在变成青协一部分,社团一定不会同意(但我们咨询了社团,发声的社团都表示无所谓,并没有社团提出不满),但团委就是觉得社团会不满。

  2. 志服指出,团委谈到社团,就说要考虑社团完整性,谈到志服就不谈志服的完整性,这岂不是双标行为。并且,团委的改革方案并没有按照团中央的要求精简社团,这样是有矛盾的,团委说“矛盾肯定是有的,所以要沟通和协调”(志服表示根本没有看懂他回复的意思)。

  3. 我们指出我们的方案让所有原本只是社团的人也有机会加入青协并对全校志愿服务进行管理,反而是给社团更多的机会,团委回复“现在的立场很清楚,志服的性质也是一个社团,交出所有职能,作为一个跟织梦等一样的社团,那志服之后的竞争优势就没有了”(志服再一次看不懂团委回复的话和我们说的有什么关联)。

  4. 我们再一次提出活动监察问题,团委回复:升级一下系统,便捷志愿者登记和导出数据即可。我们提出“系统现在有方案了么”,都要开学了。团委说这都是可以解决的。

  5. 团委说志服改革方案B中,三年规划依据是什么,你对社团都有了解么。志服提出一方面根据本部成功的案例,另一方面根据十年的经验,并且十年里肯定比团委要更加了解社团。团委仅仅和社团在私下进行了交流,而我们这些年一直深入社团的活动进行实地了解,同样我们指出团委改革的依据是什么?团委回复:请不要先质疑团委,团委一定比你们志服更加了解公益类社团。

  6. 团委再一次说,社团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存在,现在变成你们青协的一部分,如果你是社团负责人,你会同意么?志服回复:志服本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并且团委也指出志服是为数不多体系非常完善的组织,现在要被拆成两部分,并且参照社团联合会改革并没有很成功,如果你是志服的负责人,你不会提出质疑么?团委回复:现在没有做起来只是暂时的,以后一定都会解决的。志服提出:但现在有着完整的体系不要,推倒重建,而且还只有画大饼,那是不是有点让团委太累了呀。

  7. 团委再次表明,团委没有了志服也一样可以做得好,只不过是可惜你们才来和你们谈的。对话基本结束。

8月6日,志服第十届四位主任和第九届主任同团委胡书记、刘副书记进行了腾讯会议,胡书记要求禁止录音,并表示谈话涉及中央秘密文件。

  1. 我们询问胡书记改革依据,胡书记说响应共青团社团精简的要求(并表示此条是省里的机密文件),关于这个依据,在之前分析中已经说了站不住脚,我们只能觉得改革是团委胡书记的一己之私。

  2. 我们详细和胡书记介绍了我们志服改革方案B,胡书记先是非常肯定赞赏了志服之前完整的体系,然后说我们方案不行,不行的理由就是社团不会同意。

  3. 我们指出我们的方案主席团同团委的联席主席性质一致,我们主席团下属的四个部门相当于团委方案中的办公室职能具体化,所以本质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按照团中央的要求,精简组织架构,让执行更加效率化,团委表示:他们办公室不是主席团的下属。志服提出,不是下属那办公室和主席团是平级么?团委表示你不知道市长还有市常委么,建议多多了解。志服指出:这明显是两回事。

  4. 团委胡书记要求第十届的主任表明是否觉得志服改革方案B比团委更加合适,第十届表示经过商讨确实更加合适。胡书记仅抛下一句“好的”,直接退出会议,此时第十届主任还在阐述为什么觉得好,并且希望胡书记指出不好的原因。于是本次会议失败。

8月9日,团委刘副书记将志服三位副主任移出青协商讨群。志服开始考虑自身最坏的结局,并和所有部长和干事交流了上述所有情况,同时将所有属于志服的所有资源封锁。

8月13日,团委刘副书记直接在青协商讨群中发该通知:“希望每一位社团负责人认真想想一下竞选第一届的青年科技协会(注:应为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书记笔误)的执行主席的事情,有意向的同学可以在明天12:00之前私聊我”。主席至今没有官方宣布结果。

8月20日,团委胡书记将管理志愿服务职能交给团委助理,并且自从8月6日以来没有再联系志服,该消息也是从团委助理中得知,团委变相施压解散志服。志服同时启动公投解散程序,考虑如下:团委已经放弃志服,并且按照团委之前有这样的措辞“胡书记在本部成立青协并且将原本XXX组织给打败了”,其实际情况志服了解如下:根据官方公开资料,校青协应该不是胡书记创立,胡书记应该仅是某院青协创立者,XXX组织因为没有院团委的支持才被迫消失。此事件同样类比到今日,若志服不主动解散、善始善终留下好名声,将会造成所有资源被团委直接利用,通过我们完善的体系改改青协,并逐步放弃志服,过河拆桥(因为有先例,志服管理层不得不这么想)。志服所有的资源和体系都是十年来前辈奋斗的结果,至少和现任的团委书记和副书记没有任何关系,志服不愿意作为政治的牺牲品,只想要善始善终,保持初心,在出于学生干部责任的前提下,妥善处理了学校学生的时长(通过Excel表格移交给团委),并且提前通知关闭志服新官网,让大家及时保存自己的时长数据。之后经过全体第十届志服投票,根据学校章程,2/3以上成员同意解散,志服对外发布解散通知。

在我们和团委说明了解散情况后,8月22日,团委直接通过不知道何种渠道联系志服某位部长,指责主任的不负责任,并要求该部长建立所有部长的小群,团委来给部长做思想工作,我们部长左右为难,甚是难堪,并不想这么做,故我们决定让团委所有事情直接联系主任。

8月23日,第十届志服主任被移出青协群聊。

关于胡书记的补充说明:

  1. 志服原本于前年第八届时期,组织威海五所高校开展了威海市高校志愿交流会,反响甚好,去年,哈理工邀请我们时,我们和新来的胡书记进行了报备,胡书记当场指出“以后这种聚会少参加,降低我们的level”(存有聊天记录)。

  2. 去年迎新准备,胡书记要求我们前往办公室交流,由于当日四位主任都有课或者不在学校,我们让直接负责迎新的部长前往办公室。胡书记直接责骂第九届主任,表示非常震怒(尽管已经和他提前说明了情况,他说当日必须有人来)。胡书记说:志服好大的架子,竟然敢让一个部长直接来找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并且胡书记不愿意和该部长交流,还说他可以调时间,可是之前交流明明又说必须当日(注:这又和团委副书记直接找部长来背刺主任形成对比,有双标之意)。我们遵从的团委的意见,之后由主任带着3位部长前往其办公室,胡书记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近1小时,并且并未提前告知我们。此后该情况屡屡发生,经常耽误部长或者主任们的正常学习和生活。

志服一向服从团委的各种要求,尽管有时很多要求无理。团委本次改革,就是想要志服消失,但志服的资源又想要归功于自己,志服实属无奈,只能选择封锁资源,同意团委改革并自行解散,以求“全尸”。对不起所有的前辈,第十届志服让你们失望了。

云昴(Mao Yun)